關於部落格
  • 1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什麽是“宋氏王朝”的家教?在我看來,用���耀如的話就是:培養孩子成人,做偉大人才。這個從海南文昌縣走出來闖世界的普通農

什麽是“宋氏王朝”的家教?在我看來,用宋耀如的話就是:培養孩子成人,做偉大人才。這個從海南文昌縣走出來闖世界的普通農家的孩子,首先把自己培養成人,再把自己培養成當時世界一流的人才。
宋耀如的學習精神值得稱道,他一生似乎沒停止過學習。十來歲時,他的舅舅判斷他非等閑之輩而決定收養他,養父母讓他受益的教育是:“要別人尊重你,就必須比別人幹得出色!”當他想求學而養父不同意時,他毅然離家出走。在家鄉他學會了織吊床,在漂洋過海的輪船上他學會了吹小號,他向牧師學做人,向將軍學經營……這些經曆只是小菜一碟,因爲他向孫中山學習革命並資助其革命,以西化之人回歸中國傳統……這些舉動更能證明一個學習者向世界敞開的心胸。
宋的創業之路是艱辛坎坷的,但他從不畏難而退。在昆山傳教時,他自制小船在昆山和上海之間搞營運,短短幾個月便籌足了建教堂所需的費用。在七寶,他購置單駕馬車,載客運貨。豐富的經曆培養了他的冒險、開拓精神。從海南到爪哇,再從南洋至美國,途經美洲南端麥哲倫海峽時,他經曆了驚濤駭浪、船撞冰山、漂流至南極圈、遭遇海盜搶劫……
宋耀如敢想敢做。他經南洋輾轉到美國生活,八年後回到上海,他已完全成了我們所說的上層精英:奔走教會,馳騁商海,投身革命,創造了個人從一名學徒到享譽海內外的實業家、從一個虔誠的牧師到民主主義革命先驅的輝煌人生。資助宋耀如進美國達勒姆三一學院(後改名爲杜克大學)學習的卡爾將軍在回憶監護、擔保宋耀如入學就讀這件事時評價說:“這一天是達勒姆曆史上難忘的日子,它影響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的現代史。”
宋耀如在有生之年已經看到了自己和孩子們的部分成功,但更輝煌的還在他死後。他的六個子女都在美國留學,其中三個是經濟學博士。用後人的評論,他的六個子女中,三女都是傾國傾城的絕色天後,三男都是潇灑倜傥的豪門相公。他的家族出了三位國家元首:中華民國開國大總統孫中山、中華民國委員長蔣介石、中華人民共和國名譽主席宋慶齡;出了兩位政府首腦:中華民國行政院院長孔祥熙、宋子文;出了兩位“第一夫人”:“國母”宋慶齡、“第一夫人”宋美齡。
宋耀如實現了自己的夢想,他說:“只要一百個孩子中有一個成爲超人式的偉大人才,中國就有四百萬超人,還怕不能得救?現在中國大多數家庭還不能全心全意培養子女,我要敢爲天下先。”
宋自己的超人能力表現在家教上。他平時忙于傳教、實業、革命,他對上帝虔誠,對實業敬業,對革命忠誠,但他從未忽略自己的家庭責任。無論事務如何忙碌,他一回到家便同孩子們打成一片,一道玩耍,一起遊戲,在共享天倫之樂的同時,對孩子進行潛移默化的教育。美國作家埃米莉·哈恩稱他爲“模範公民、教堂的台柱、出色的丈夫和優秀的家長”。
在送女兒去美國留學時,宋對孩子們說:“爸爸要你們到美國去,不是讓你們去看西洋景,而是要將你們造就爲不平凡的人。這是一條艱苦的、荊棘叢生的路,要准備付出代價。不管多麽艱苦,都不能終止你們的追求。”


但他和夫人又從不溺愛孩子,“簡直像對待男孩子那樣對待女孩子”。他們是“文明其精神、野蠻其體魄”的實踐者,遵循孟子“天將降大任于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勞其筋骨,餓其體膚,空乏其身”的教誨,並借鑒斯巴達式訓練勇士的方式,對孩子們實行近乎嚴苛的生存訓練和意志訓練,要求孩子“納于大麓,列風雷雨不迷”。在雨橫風狂的日子裏,宋耀如帶著孩子們頂風冒雨,忍饑挨餓,在野外徒步跋涉,以此鍛煉孩子們對環境的適應能力。
宋家的家教家風今天仍值得中國人重視。只要有夢,人的生命能量就可以無限大,就可以從底層進入一個卓越偉大的行列。用社會學家費孝通的話,他們是“各美其美,美人之美,美美與共,世界大同”的實踐者。
剛到便服店上班好緊張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